当前位置:主页 > H漂生活 >63岁弟打死兄‧迁屋赔偿争执一家四口动手 >

63岁弟打死兄‧迁屋赔偿争执一家四口动手

63岁弟打死兄‧迁屋赔偿争执一家四口动手(槟城18日讯)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一对积怨已久的年迈兄弟,近日因居住地点被发展,在收到发展商赔偿协议信后,疑因赔偿金问题令关係恶化,週三晚67岁哥哥以弟弟等人用手机电筒照到他而藉题发挥,与弟弟发生激烈争吵继而打架,哥哥最终被弟弟、弟媳、侄儿及侄儿女友打至重伤,送院后不治,妻子也被打到脸青嘴肿。死者黄荣美(译音),自出生起就住在东日落洞网寮祖屋,和妻子邱亚云(64岁)结婚多年但没有子女。常因小事吵架据了解,自两兄弟的父亲逝世后,所留下的祖屋就让给弟弟,身为兄长的黄荣美和妻子只在祖屋入口处扩建一间小木房居住,夫妻俩虽然不富有但生活还过得去。据邻居指出,黄荣美和63岁弟弟的关係向来不好,常常会因为一些事情而争吵。由于东日落洞近年来搭上发展列车,约1个月前,发展商发信要他们搬迁,并商讨赔偿问题。居民说,怀疑兄弟俩因赔偿金属谁的问题而再度争执。週三晚,弟弟一家人回家时经过黄荣美的小木房前,疑用手机的电筒照射在小木房外歇息的黄荣美,双方因此发生争吵继而动武。已经年老力衰的黄荣美,据说当时遭弟弟、弟媳、侄子和侄子女友围殴,在双拳难敌四掌下被打得遍体鳞伤,最后头破血流逃出屋外求助,一名好心的邻居发现后,马上打电话召来救护车,把他送到槟城医院急救。但当黄荣美被送到医院时,由于伤势严重,医生在检查后表示已无能为力,仅装上呼吸辅助器为他延续生命。黄荣美在医院争扎至週四早上7时45分左右,因伤重而不治,遗体被送到槟城医院太平间剖验。警方接投报后马上展开逮捕行动,扣留4名嫌犯,并以刑事法典302条文(谋杀)展开调查。妻被打眼睛瘀肿据悉,黄荣美被群殴时,其妻子邱亚云也在场,结果一併遭到殴打,导致一只眼睛瘀肿,报案后被送到医院验伤。邱亚云在丈夫不治后,陪着丈夫的遗体到太平间,再由女邻居载她到日落洞警局报案。她在中午约12点报完案后,查案官要她到槟城医院验伤。据了解,她在验完伤后,中午又赶到太平间认领丈夫的遗体以办理身后事。晚年凄凉住无水电小木屋死者黄荣美一生命途多舛,晚年和妻子及两只狗共住在小木房内;小木房没电没水,夜间只能用发电机发电,使用的水源则是井水。记者週四下午抵达案发现场,发现小木房面积只约三、四百平方尺,屋内没有任何设施,只有两只狗儿陪伴着他。一名路过的居民指出,黄荣美是遭弟弟一家人赶出来,过后就住在祖屋入口处扩建的小木房内。他说,黄荣美夫妇为人不错,反而是弟媳口德不好。“他们不时都有吵架,但打架则没见过。”嫌犯一家四口被扣查东北区警区主任米奥披露,警方共逮捕4名嫌犯,分别为死者黄荣美的弟弟及3名家庭成员。他说,落网嫌犯年龄分别是63、58、33和32岁,其中63岁的嫌犯是死者弟弟,其余3人是他的家人。询及被扣者是否包括嫌犯的孩子时,米奥并没回答,仅表示4人是家人关係。他称,据其中一名嫌犯在录口供时说,双方发生口角时,死者曾拿武器攻击他们,过后双方就打了起来。4名嫌犯已经在刑事法典302条文下,被警方延长扣留7天助查。遗孀:弟媳喊打他们“打他们……”邱亚云说,在发生争执时,弟弟的妻子突然开声大喊打他们,结果丈夫被对方几个人以木棍、铁枝、石头打到重伤。谈起事发经过,邱亚云眼眶泛泪。她说,丈夫和他的弟弟常常因小事争吵,但吵过后会和好,想不到这次丈夫竟被活活打死。“当时场面非常混乱,我只听到有铁声、木棍击中东西的声音……”她说,丈夫只是质问为何用手电筒照他的脸,但就这样惨遭打死。邻居:死者弟媳喝止救人“不用救他,给他死。”不愿具名的女邻居披露,当时他见到黄荣美浑身是血,整个人都站不稳,因此马上準备救人,岂料被黄荣美的弟媳大声喝止。她说,为救人命,当下她不管对方吆喝,马上打电话召来救护车,可惜还是救不回死者生命。她指出,当时她正到该区探望母亲,却发现死者头部受创,鲜血不停从伤口处流出。“都是多年的邻居,能帮就帮。”她事后全程陪伴着丧夫的邱亚云,除送她到警局报案外,还送邱亚云去医院验伤。猛击头致脑积血嫌犯下手狠毒,主要是攻击黄荣美的头部。据主治医生初步报告,黄荣美被打到头破脑积血,身体手脚多处也有受伤。米奥说,这是死者被送到槟城医院急救时,主治医生所作的初步报告。“至于死因,还需待週四下午2时剖验后才能证实。”死者侄儿也被捕据了解,落网者除了死者黄荣美的弟弟,还包括弟弟一名刚从沙巴回乡的儿子。一名男邻居说,他们知道黄荣美遭殴打后,曾斥骂侄儿忍心对年老的伯伯下手。邻居斥骂侄儿狠心“他(指死者弟弟的儿子)週二刚从沙巴回来,现在却涉嫌打死伯伯而遭警方逮捕。“只是因赔偿金就夺走一条人命……”谈起这命案,男邻居感到无限的感慨。妻验伤后领尸米奥指出,剖验证实,死者黄荣美的死因是头部被钝物重击,导致颅内出血丧命。妻子邱亚云在验伤后,週四下午约4时15分赶到太平间,领出丈夫的遗体办理身后事。她一脸哀伤的坐着友人的轿车,尾随灵车前往发林阿依淡新市镇邱公司殡仪馆治丧,并于週五下午2时举殡,遗体将送往峇都眼东火化场火化。‧2015.06.18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