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生活观察 >巴男没签证没护照‧住机场50天 >

巴男没签证没护照‧住机场50天

巴男没签证没护照‧住机场50天(吉隆坡13日讯)22岁巴勒斯坦男子因无法过境,被迫在吉隆坡国际机场(KLIA)转机厅当“过境旅客”超过50天!他睡在机场沙发、在公共厕所沐浴,至于吃的则依靠过境乘客的协助,通常一天只是啃一粒汉堡包充饑!另一方面,他利用机场提供的无线网络上面子书每天更新状态,等待外界救援。这名男子叫阿末卡南,出生于叙利亚却持巴勒斯坦护照。当时他飞到我国,打算透过巴勒斯坦朋友帮忙,申请报读马六甲一所学院的课程,但因签证问题而被学院拒绝。他接受《星报》访问时说,当他在我国逗留长达一个月后,便启程飞到寮国,但却因签证问题,而被拒入境,搭机返回我国。土耳其没收护照“我抵达廉价航空总站后,官员盖章让我逗留7天,但我不知何去何从,便一口气逾期逗留在马来西亚3个月后才决定启程飞去土耳其。”他披露,飞到土耳其后,不料当地移民局官员因签证问题不允许他入境并遣返我国,更倒霉的是官员将他护照扣留起来,以致他无法出入境,被迫在转机厅生活超过50天。据观察,他的包包里装有4条短裤、3件T恤、4条内裤、一部手提电脑和一台电话。他指出,这段期间,他靠着咖啡馆提供的无线网络,让他能与身在保加利亚和维也纳的家人保持联繫。此外,他透露,当初他刚待在机场两天后,没有食物吃,便向快餐店员工求助,之后有一名员工从厨房拿出一粒汉堡包给他充饑,让他很感动。机场清洁工人助洗衣他说,至于身上的骯髒衣物,则有一名友善的机场清洁工人每隔几天帮他拿衣服回家清洗后,再带回给他。“过境处许多工作人员都认识我,因为我是在这里停留最久的人。”他披露,这期间他瘦了8公斤。他也说,他每天都到休息室祈祷5次,希望有人能来救他。另外,他称,自己不曾讨钱,但经过的旅客都因为同情他的困境,而主动给他10至50元的美元。他继说,多次寻求机场出境人员帮忙,但他们说,他们无法帮忙因为他已被马来西亚拒绝入境。“由于我持有巴勒斯坦国家护照,因此我希望联合国难民最高专员署能帮我,让我到任何一个可收留我的国家继续升学或工作。”大使馆将联繫协助巴勒斯坦大使馆指出,若阿末卡南要前往土耳其,他必须取得土耳其发出的入境签证。大使馆发言人说,很多国家都不允许巴勒斯坦护照持有者入境,除非有入境签证。他说,阿末卡南早前有向大使馆求助,但官员却基于阿末卡南没有任何能够证明其是来自巴勒斯坦的旅游文件,以致无从给予协助。“不过,随着他已取回护照,我们将会设法帮助他。”他说,马来西亚移民局非常的严格,早前已因为阿末卡南逾期逗留,禁止其入境3年。“他原应于週四取回护照时即刻通知我们,但他却没有。”他说,大使馆将会联繫阿末卡南给予帮助。难民署将提供协助联合国难民最高专员署(UNHCR)在一篇文告中指出,根据收集到的资料,阿末卡南可以前往数个无需签证的国家,包括科索沃。难民署表示将会协助阿末卡南于5月被遣送回吉隆坡时被土耳其移民局没收的护照。土耳其移民局将阿末卡南遣送回离境城市――吉隆坡,没有交回其护照。“我们尝试向移民局求情,允许他再次入境马来西亚,但却被拒绝,因为他已被禁止入境。”每天只吃一餐20多天没吃饭因《星报》记者的到访,滞留机场多年的阿末卡南终于享用了二十多天以来的第一顿米饭。阿末卡南向餐厅点了一盘椰浆饭后向记者表示,过去的二十多天,他每天只吃一餐,而且多是以快餐厅的汉堡填肚子,因为机场内其他餐厅的食物都太昂贵了,他负担不了。他说,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和身处在保加利亚的家人早日团聚,一同欢庆开斋节。询及如何度过过去的五十多天,他说,他每天早上7时30分左右醒来,并在转机场的卫生间洗澡,之后就去祈祷。向欧美乘客求助5pm-11pm最忙虽然是滞留在机场,但阿末卡南也有最忙的时间段。他透露,每天的傍晚5时至晚上11时,是他最忙的时间,因为有许多来自欧洲和美国的航班抵达机场。“在乘客们等候提取行李的时候,我会物色数名乘客,并把自己的遭遇告诉对方,希望得到对方的协助,以获取一些食物或钱。”“如果幸运的话,有些乘客会帮我买晚餐。如果没遇到好心人,那幺我就得空着肚子睡觉。”他披露,有些乘客会给他食物、钱、纪念品,有一名乘客甚至送了他一个毯子。“我有时也会看电视来消磨时间,在半夜时分才入睡。”面书与朋友联繫阿末卡南被困在机场转机厅期间,大多数时间都在上网,通过面子书与外界保持联繫。利用机场一家咖啡馆提供的免费无线网络,他不只在面子书更新其情况、联络朋友,最近更开始在网上计算受困机场内的天数。他于过去5天在面子书都只是数字,即47、48、49、50、51、……代表他以机场为家的天数。列吉隆坡为居住城市阿末卡南的朋友也在其贴文留言,要他对上苍有信心,问题即将成为过去。根据阿末卡南在社交媒体所发表的贴文,虽然困在机场内,他对生命积极乐观。他的大部份贴文都是以阿拉伯文发表,但他上传了一些他在俄罗斯与朋友的“美好时光”照片。此外,他也引用不少具激励性的金玉良言。有趣的是,在个人资料方面,他列吉隆坡为所居住的城市。他于6月26日还上传了一张他摄于吉隆坡国油双峰塔前的照片。他也在面子书上张贴了一些具性的贴图,如一只鸟张开双翅,代表自由的照片,以及一首由Skylar Grey主唱的歌曲录影片段《回家》。取回遭没收护照移民局已指示载送阿末卡南来到马来西亚的航空公司,即刻联络巴勒斯坦大使馆,以解决阿末卡南面对的文件问题。移民局总监拿督阿利雅斯说,移民局官员已于週五向阿末卡南问话和记录他的资料。根据阿末卡南,他于週四取回早前欲入境土耳其时,被土耳其移民局没收的国际护照。机场公司:航空公司没通报管理吉隆坡国际机场的马来西亚机场控股有限公司,获悉一名来自巴勒斯坦的年轻男子阿末卡南滞留机场转机厅逾50天,而机场官员却一无所知,感到震惊。机场公司高级总经理(营运)拿督阿兹米慕勒说,他们并不知道此事。他说,载送阿末卡南来到我国的航空公司,应该通知负责机场保安工作的机场公司或移民局。“若一名乘客不获准入境,航空公司必须负责,同时向我们通报。”“他必须即刻被遣送回之前上机的离境城市。”他强调,这本就是惯例。不过,阿末卡南是从吉隆坡前往土耳其,因为土耳其拒绝他入境,他于是被遣送回到吉隆坡。阿兹米说,一名乘客可以“住”在机场多久是有着一套指南。“站在我们的立场,我们要求航空公司尽可能的即刻将他送回原来的离境城市。”他坦言,国内机场确实曾发生乘客滞留机场的个案,但滞留期限没有如此长。“大多数是因为没有所需的入境文件而滞留机场。”当这类事件发生时,机场公司将会与相关大馆联繫,协助解决问题。“若我们获悉有乘客滞留机场,我们将会即刻通知相关的大使馆。以这个个案,滞留机场逾50天的确是非常久。据我所知,至今没有人可以在不被发觉下滞留机场内如此久。”弟弟汇钱但转机厅没分行阿末卡南说,在这期间,他很多时候都不吃早餐,而是四处走走,或者逗留在大厅上网更新面子书及和在维也纳的弟弟网上聊天。他说,弟弟尝试通过西联汇款银行汇钱给他,但该银行在转机厅并没有分行。他披露,除了和弟弟联繫,他每隔3天会和在保加利亚的母亲通话。“我母亲每次听到我的声音时就会忍不住哭。家人也尝试通过保加利亚政府救助我,但远水难救近火。“他透露,母亲来自叙利亚,父亲则是巴勒斯坦人,但基于两地都发生动荡,因此他无法去那里。摸透转机厅各角落阿末卡南披露,他已经摸透了转机厅的各个角落,也知道哪个时间是航班抵达的高峰期,而许多员工对他也不感陌生。“我非常感激那些曾帮助我的人,包括马来西亚人及外国人。至今为止,只有5个人并不相信我的遭遇,拒绝帮助我。”他续说,虽然滞留在转机厅长达五十多天,但是机场负责人并没有责问他。他指出,转机厅的治安非常安全。“每当我去附近逛逛或洗澡,都会把我的手提电脑等财物放在我落脚的角落。我不曾面临财物被偷窃的问题,唯一的问题就是冷气太冷了。”友人为手机加额咖啡厅员工送苹果阿末卡南说,一名来自纽约的女士得知其遭遇后,表示会通过人权组织的管道提供援助。他表示,一名在马六甲的友人也为他的手机加额。另一方面,转机厅咖啡厅的员工阿达罗斯尼在工作期间,由于不忍心阿末卡南挨饿,给了他一粒苹果充饑。阿达罗斯尼说,阿末卡南是个不错的男生,许多人都尝试帮助他。困境类似改编电影《航站情缘》22岁巴勒斯坦男子在机场内滞留的困境,令人联想起2004年一部好莱坞真人真事改编的电影《航站情缘》(TheTerminal)。这部电影由汤姆.汉克主演。影片讲述主角从东欧小国搭机前往美国纽约时,因为祖国发生武装政变,他的护照失效,所持的证件不被美国入境局承认,却又不能回国,只好暂时栖身在甘迺迪国际机场航站过境大厅内。但是国内的战乱不断,返国之日遥遥无期,于是主角只好把机场航站当作自己的家,等待战争结束,但一待就是18年。根据资料显示,此电影是改编自一名伊朗难民迈尔汉.卡里米的故事。他因证件被偷而从此就在机场居住近17年。后来,迈尔汉的经历引起一名大导演注意,买下他的故事题材,改编拍摄成一部电影,让当局注意他的困境。最终在2006年,他得以离开机场。‧2013.07.13
为您推荐